only u

不舍昼夜:

8.1.御台场纪念日。

今年来不及拍贺图,拿去年的场照来充个数

不知不觉DIGIMON已经走过14年了,DM绝对是我的动漫启蒙作+动漫音乐启蒙作,永远不会忘记那个夏天我把磁带洗掉对着电视录BUTTERFLY的场景。

今天也一如既往刷着DM的图,看着还有那么多人爱着DM觉得很幸福0w0.


八神太一@晓魂

石田大和@怪兽

武之内空@松鼠

八神光@薰子

高石岳@小亚

摄影感谢@海洋 不散

Cosplay写真馆:

哇~一大早就收到元气满满的来稿呢

 

#lovelive!# 花嫁 南小鳥

あなたのことが大好きです!


春末夏初時的一套片子

彼時陽光真好 新葉茂盛

僅此以激勵越來越懶的自己~


攝影@攝影大明

南小鳥@山鬼桃花

妝面自理


来自:山鬼桃花

Rune:

和朋友们来到了lofter安新家。。。。发个喜庆的

Y-A-N:

出了鲁鲁最近都好兴奋w换了假毛终于有点鲁鲁的感觉留下了眼泪!
虽然好穷但还是荡漾着想出皇帝装、黑骑装(>﹏<)大概圆满完就能安心退圈啦~
哦,我再也不想出烦die的东西惹!再出就剁手么么哒QAQ
趁着最近打鸡血,晚上补补档好啦>3<

「周叶」掌纹08

扇下眠森:

*胡编瞎扯,玩命装逼


---------------------------------------------


 


周泽楷在这自制的微妙氛围中做完一套定时训练,手指都有些发僵。他退出训练程序回到默认桌面,亮度很足的屏幕里再也看不见叶修的脸,周泽楷盯着那片绿油油的草地愣了好一会儿,才慢吞吞转过头往后看。


叶修当然不可能还在盯着他看。


倒也不出周泽楷所料,叶修不仅没看他,还拎着那张纸单对着窗口,轻轻蹙着眉研究得很投入很仔细。周泽楷轻悄悄松了口气,他把电脑关上,站起身来。


“前辈,”周泽楷喊叶修,竖一根手指往上指,“上楼拿笔记。”


叶修把纸单放下回头,给他挥手:“哦,去吧,我这支笔快没墨了,你那有多的就给我带一支下来。”


周泽楷点头应下,他本来觉得浑身莫名其妙地不舒坦,可这会儿他和叶修一对上话,那种挠心尖尖的感觉突然又消失了,换回一腔轻松自如。一来一去都在这几分钟,这感觉还挺奇妙,像是湖面上的波纹,荡起来消散掉,消散之后又荡起来,不激烈却没法忽视掉。


周泽楷很有自知之明,叶修欣赏他,他当然察觉得到。不如说,叶修要是不欣赏他那才奇怪,倒不是自恋之类的,实力层次摆在那里,互相理解就像水到渠成那般自然。但叶修的态度更像是把他当做一个前途与实力兼备的优秀后辈,而不是更随和自然一层的,能顺手就来一场PK的朋友——当然也不能急求强求,他与叶修本身也不算熟,何况他性格安静内向,并不是能快速和人打成一片的类型。


但是,周泽楷却很喜欢叶修对他不多不少又恰到好处地提点与肯定。他不缺肯定,但他缺提点,叶修是有资格提点他,但叶修说什么做什么都十分随和自然。叶修就像是专门来照拂他,等他琢磨起来了又让他发现叶修其实更像是顺手来照拂他。


专门和顺手,其中滋味可差得远哈,偏偏叶修就能把这俩词完美糅合到一起,再“啪啪”两声拍到他身上。


周泽楷稳步走出叶修的房间,回身合上门,他在走廊上沉默地站了一会儿,然后安定无比地转去楼梯间。


 


下午三点半,叶修准时推门进去会议室,各位职业选手们都很自觉,来齐了排排坐吃果果,一个二个规规矩矩都抱着笔记本,乖得不得了。叶修一看很欣慰啊,他也懒得点名,直接走过去插U盘拷视频,然后从裤兜里摸出两张折成方块大小的信笺纸展开搁在桌面上。


“好了啊,现在我们就开始这个战术意识培养讲座吧,大家鼓掌欢迎。”


稀稀拉拉两三声“啪啪啪”响起来,坐在右侧第三个的黄少天保持着金三胖鼓掌的姿势拍得最久,这让叶修很是意外。


“今天大家的情绪很高涨嘛,不错,这样才有国家队的风骨。”叶修很满意地点头,“点名表扬一下黄少天同志,很好,继续发扬尊老精神,要保持住,争取发扬到国外去。”


“我是在给你加油打气,我知道你面对着我们这一群大神开讲座压力很大,”黄少天说着再拍了两巴掌,“我是在用掌声抚慰你紧张的心灵,抚慰你绷紧的神经。老叶不要怕,大胆地讲,放心地讲,勇敢地讲,我们不会嘲笑你的。”


“好的,真是架不住剑圣大大的热情。来,我有点疲惫,过来扶着我。“叶修很领情,他屈肘单手撑在桌面上,压低身子像是要趴到桌子上去,还把另一只手往前伸,这动作把大家都看得有些愣,看看看叶修又开始赖皮了一点都不正经一点都不可爱。可这边黄少天的反击还没有脱口,周泽楷已经用惊人的行动力补救上。


周泽楷把笔递过去塞进叶修手里,叶修“咦”了一声,收回手撑着身子站直。他夸周泽楷:“小周真懂我。”然后他教育黄少天,“你刚刚说的尊老根本没有做到,真没意思。”


原来他是拿笔啊,所有人想,拿个笔都这样迂回,今天一定要好好听好好做笔记。


 


“好了不多扯,都严肃点。”叶修配合着他说的话摆出严肃点的表情,他把投影仪的白布放下来,接上笔记本电脑的数据线,“首先明确一下今天的主题,战术意识培养。我觉得在座的各位都不需要再培养战术意识了,所以这一段直接跳过,我们讲重点。”


黄少天张了张嘴,他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反驳好,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连黄少天都还闭着嘴,他们更说不出话。


叶修浑然不觉,他用小指尖将桌面上那两张纸扒拉过来,继续往下说:“但是话题依旧围绕着战术两个字展开,首先我相信研究过比赛视频的同志们应该不难发现,此次参赛的十六个国家当中,主要凸显出以战术打法为核心重点的队伍分别有瑞典,德国,韩国,日本和丹麦。”


这确实不难看出,但众选手拿到资料视频也不过才一天,当然就没有早了三五天开始研究视频的叶修梳理得透彻。叶修的每句话都不多余,会为他们省时省力。


“当然啊,我说的这几个是典型,其他的当然也有,先不赘述。”叶修说着打开一个文本文档往里面输入几串数字,“这几个编号的视频你们可以回去看看,结合今天讨论的内容看应该会比较有意思。”


“德国队的荣耀竞技风格精准有韧劲,这种严谨作风使得队伍对战术执行得非常到位。”喻文州作为队长显然是十二万分地准备充足,他适时接上叶修的话,“韩国队操作强,技术流,日本稍逊一筹,但是看得出在职业配合上下了狠功夫,变化很灵活。”


“剩下的瑞典和丹麦在西欧电竞圈可都是巨巨啊,随便哪一段的视频资料都可圈可点,我这里还是不多提,给个方向大家回去抱着屏幕看就明白了。”叶修简单地宏观铺垫过这一截,开始头也不回地奔着富有哲学的话题而去,“然后我要引出今天的论点,关于这个战略文化差异问题,要如何运用到现有战术中去。”


一时间众人的表情都有点凝重,大概是都没见过叶修这么时髦的模样。像孙翔唐昊这一类已经有点被拆三观的迹象,但幸亏其他人战术素养都不是很缺,尤其几个心脏更是不缺。


“战略文化差异?”喻文州思索了下,“既然是文化差异,那就是宏观上看得见的。从各国电竞行业总结出特点也不算难,欧洲超级联赛上这几个靠吃战术立足的队伍间是如何互相对付的,我们可以学习借鉴。”


“可以,”周泽楷冷不丁冒一句,“考虑兼容。”


“兼容?”肖时钦接话,“周队的意思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周泽楷似乎是想补充点什么,结果究竟是啥也没说出来。喻文州接过话题,“这当然可行。在这其中还可以加入创新思路,延长可持续性。毕竟中国队某种意义上也是新队,不愁没有新亮点新打法。”


“这话说的是没错,我对你们很有信心啊。”叶修点头,“新队永远拥有无限可能,每一个队员的每一次配合都是一个战略层次,而战略各层次与战略文化的互相渗透——”他看一眼周泽楷,“也就是小周说的兼容,这种兼容必须将思路贯穿全局,才能影响全局。”


“原来周队是这个意思。这个我们管它叫‘战略协调的可能性’。”张新杰说,“没想到叶队会看《经略幽燕》这类书,有点意外。”


“也就翻翻睡前故事的程度。”叶修毫不谦虚,“这样细化出来,就是要确立多个战略层次的问题了。今天就以配合攻坚手的战术思路展开讨论吧,听不懂想睡觉的小伙伴们可以打起精神了,就说你呢,轮回的孙翔小朋友。”


叶修这话落地,孙翔还没反应过来,周泽楷却明白了叶修的意思。他与孙翔一远一近的长线贯纵战术,不就是叶修玩儿剩下的吗,攻坚手要说谁也不能漏了孙翔,只是单这一个断然是不够的,还得再加。


果然叶修就接着说了:“唐队也可以多注意这个点,试着和孙翔打配合,多磨合一下。”


这时肖时钦的眼镜就“哗啦”反了一片光:“老实说,两个强势的攻坚手,也是影子战法的一种变形。战法和流氓的配合,节奏会走得非常快,如果后方部署得好,也不会头重脚轻,由此就可以建立一种以战术为核心,而不是选手为核心的队伍。”


“这个想法很新颖。”喻文州肯定道,“如果前后方配合得当,变化会很灵活。”


“这不有沐橙和小周呢嘛!”叶修伸手过来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还问一句,“是吧?”


周泽楷用招牌腼腆笑容点头回应,表示他很靠得住。叶修现在提出讨论的战术体系并不是以他为核心展开的,而神枪这职业作为一个策应手老本行,会让他更加流畅自如地去配合队友,完善战局。


“这样一来,如果再有黄副队周旋诱敌或者肖队从中润滑……”张新杰接话,“就是个典型的纵深防御战术最佳标配了。”


“纵深防御?”肖时钦面露喜色拿笔埋头写,“这个思路很好,我得记下来。”


“文化人的世界真可怕。”叶修感慨,“纵深防御?怎么不说张嘴吃肉让肉慢慢消化在前往胃的路上?这样不是生动形象得多。”


“前往胃的路上?老叶你是说食道吗?哈哈傻了吧食道没有消化功能啊!”黄少天终于逮到一个嘲讽叶修的机会,“攻坚手撕开战局吸引注意,我来卖破绽诱敌深入,加上BUG一样的后方策应,然后不动声色吞掉敌人是吗!哈哈哈哈哈哈好好好,爽爽爽!”


不得不说黄少天的理解能力非常出色,去繁就简简单粗暴把道理理得很顺。这句话听起来简单,要真实施起来却可暗藏万千杀机。周泽楷快速地消化理解,也拿起笔分条逐列地记着。叶修并没有直接把他的战术思路摆出来讲,而是一条一条牵着话题往下挖掘,顺理成章水到渠成地把整个战局走向剖开摊在桌面上让大家讨论完善,既能加深理解又可裨补阙漏,这样的深思熟虑与细致周到,让周泽楷在心底赞叹,由此对叶修的尊敬更上一个台阶。


再来,叶修也能够很清晰明确地理解他的思路。这一点很神奇,在与兴欣对战的时候他就有所体会,和江波涛不同,江波涛可以靠眼神和字句不多的讲解,来理解周泽楷想要表达的“这一段”的想法,而叶修就能直接靠两三个关键词摸清楚他的“全段”思路,这种沟通的畅快感甚至可以称得上是酣畅淋漓,多了那是会上瘾的。


 


一个战术小讲座最终发展成了战术研讨大会,众人你一句我一句讲得很欢,十分钟之内第二天第三天乃至第五天的自主训练时间计划表就已经被排满。


脑力劳动消耗大了人就容易感到饥饿,时间也差不多滑溜到了晚餐时间。这回叶修可学聪明了,他把新整理出来的视频资料放在桌上那台电脑的桌面文件夹里,招呼着人过来排队拷回去看,然后甩手拔出U盘就悠闲地往门口走,看架势是要去享受餐厅的第一份晚饭。


声东击西调虎离山,把周泽楷看得笑起来。叶修似乎有所察觉,他转过头来盯着周泽楷,非常大方:“小周要不要一起?”


周泽楷点头,然后又摇头,把手里的U盘拎起来给叶修看。


“哎,不急,晚上来我房间拷呗。”叶修帮他铺好后路,“正好我还有个想法想和你讨论讨论,方便吗?”


周泽楷闻言立刻把U盘揣回兜里,勤快地帮叶修开门,一边特别诚恳地回答叶修。


“方便。”


 


 晚饭过后,叶修径直回房间,周泽楷去楼下转了两圈上来,敲开门再次遭遇了刚洗完澡热气腾腾的叶修。


“小周随便坐吧。”叶修指一下沙发又指一下电脑面前的座椅,给周泽楷指明了“随便坐”的方向,“刚刚给你说的有个新思路,我们来讨论下。”


那种挠心尖尖的感觉又缠上来了,周泽楷抿了抿唇,看着叶修坐在了电脑面前。他走过去坐在稍远的一点的沙发上,安静地等着叶修开口。


叶修也不卖关子,开门见山:“今天谈到的纵深防御,战法加流氓,神枪加枪炮师,这样的双近战双远程策应,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周泽楷认真想了下,回答:“屏风炮。”


“对,就是屏风炮。”叶修点头,和聪明人讲话就是省时省力,“这个打法,重点在枪炮师,神枪的射程有限制,但这一点不是缺陷,反而可以加以利用。尤其是对于你。”


周泽楷立刻顺着叶修的话开始思考,叶修也没催他。周泽楷想得很快,但他表达起来比较慢,叶修对周泽楷的嘴速表示全方位的理解与体谅。


“嗯……”周泽楷开口了,“炮飞矛,枪体术?”


叶修一拍桌子,立刻表扬周泽楷,“小周太上道儿了,怎么样?这样用起来一准吓死他们。”


这儿要是有第三个人听他俩说话一定得高呼呐喊“瞎扯”,前后文完全没联系,天马行空乱蹦专业名词,根本不晓得在瞎掰什么。


实际上道理很简单,炮飞矛有点类似百花式打法,枪炮师用火力掩护战法行动,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但如果把其中的这个战斗法师换成神枪手,尤其是枪体术登峰造极的神枪手,效果将会十分可观——不管是近处或是远处,攻击力都会无法想象的强。尤其是这种打法可以很好地掩盖住神枪手的缺陷,毕竟游戏设定不可逆,枪体术再屌的神枪也不能一直在近战职业的位置上蹦跶。有效的火力掩盖,能将周泽楷神不知鬼不觉地送进第一线,也能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地将周泽楷撤往最恰当合适的射击点。


确实是个非常有趣的想法,周泽楷承认,但他马上意识到了缺陷:“如果,枪炮师被限制?”


叶修点头:“这是最大的隐患,目前最合适的解决方法是:一,保住枪炮师;二,干脆点,就放你去吓吓他们吧。”


“……”好有道理,周泽楷觉得无法反驳。


 


TBC.

阿冷:

【盜墓筆記】
CN:解雨臣/我、黑瞎子/望
攝影感謝:阿傑


翻翻舊照片,剛好翻到這組到現在還是很喜歡的一組照片!
當初真的超級感謝阿望爸幫我找了人來支援保鑣,我一直很想拍花爺霸氣帶保鑣上街的感覺,所以到現在還依舊很喜歡!
雖然這個拍攝的場景已經不再了有些可惜OAQ
但是能拍到這組照片我也圓滿了!

此外,上一篇傘修橙小條圖謝謝大家的喜歡和推薦
不好意思我忙到一個段落才打開我的頁面,發現破百的通知我差點沒嚇死
其實我一直覺得拍傘修橙怎樣都虐的><
不好意思虐到大家了,但我要說,我還有四五個更虐的還沒弄〈遮臉

【青黄】专属编辑 01 dark king

糖心蛋:

在其他坑卡到头发快掉光时,写写新东西,往往能舒畅心情=3=


想写这样的青黄很久了,妈呀,憋了一星期终于憋出第一章了,删删写写,写写删删弄死我了TAT(第一更略长,一旦开了头后面就顺畅了


01 dark king


“请问你想来我们出版社的理由?”一刘海类似海带,中分,尚属美型的中年大叔,边拨刘海边翻阅黄濑简历,问道。


当然是因为dark king啊,dark king!


黄濑心下脑残粉细胞发作,面上一本正经的道:“贵公司乃业界翘楚,作为一名出版编辑的应届毕业生,我相信进入贵公司学习,不但能提高自身能力还能为我指明人生方向!”


主编兼董事长的男人将黄濑简历随手一扔,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眯着那似乎永远睁不开的眼睛,笑,“每个人都像你这么说,若我们全招纳进来,日本的其他出版社就不用活了……”他双手托腮,眼睛蓦然裂开一条缝,直逼黄濑,仿佛一眼就将其看个透彻,“说吧,冲哪位老师来的?”


唉?有那么明显吗?


黄濑不自然的摸摸脸,心想,难道我脸上左边写了个dark右边写了个king?低头看自己笔挺的西装,并没有将白衬衣错穿成每次dark老师出新书时的应援T恤呀,否则身着那件左右胸各写俩字母中间靠大大红心连接的黑T恤,早在进门时就被嘲去赤道了!


但,对方严厉近乎残酷的逼视让黄濑不得不正视内心,他支支吾吾的吐露心声,“dark……dark老师……”


“dark king?”中年美大叔眼睛徒然一亮。


黄濑骇然,难不成竞争者众多,那自己岂不是没戏?


黄濑的担忧并无道理,dark king作为近年来最具话题性的作家之一,粉丝没个几千万也有个几百万,保不准有像自己一样一头发热的脑残粉跑去学出版编辑只求一睹男神真面目,不,得个签名,不,当他编辑,最好是专属编辑!


黄濑心里的如意算盘在看见面前俩人微妙的眼神时,轰然破碎了,再想起自己勉强算重点大学的文凭和并不出众的绩点,登时连渣都不剩。


打道回府了……正当他默默唉声叹气时,对面忽然传来一句——


“你打算签几年?”


“!!!!”


黄濑欣喜若狂的蓝条满格了!这……这算是通过了?


一辈子!激动不已的黄濑差点脱口而出,话到嘴边立马峰回路转,拾起矜持故作平静的问道:“还,还能选?”


眼镜男点头,笑微微的:“当然,一年,两年,五年,随你挑,不过一旦签约,在合同期限内撒手不干可是要付巨额违约金的哦!”


傻子才会撒手不干!黄濑心下狂吐槽,天上掉下接近男神的好机会,放弃脑子被猪踢了吧!


黄濑有些底气不足的比个“10”,“十年可以吗?”虽然这是天上掉的大馅饼,但他并不觉得自己有能力一口吞掉,相反,有些惴惴不安,万一自己能力不足被提前炒掉呢?


所以为了以防万一不如签久一点,就算提前被炒,也能拿不少滚蛋费,不是吗?反正到时他也见过男神了,亏的总归不是他!黄濑不禁为自己的聪明机智点个赞。


眼镜男一听他要签十年,登时激动地跳起来,被美大叔一个飞腿铲回座位上,转头殷切的冲黄濑笑,“你想好了?”


太过亲切反而让黄濑竖起一小撮汗毛,他摸摸胳膊,迟疑的点点头,纳闷这出版社怎么怪怪的,像是把当家花旦,不,头号招牌挂出来降价拍卖似的。


黄濑当即不高兴了,心说,我男神随便勾勾手指,东京十条街都得震荡好么,犯得着这样?于是,这点小情绪更加坚定他成为编辑后要坚决拥护男神的心。


就这样,黄濑顺利签约成为基蓝出版社第十五期职业编辑,在众多大四毕业生如热锅上的蚂蚁般四处奔波、毫无头绪投档时,黄濑已在家抱着劳工合同优哉游哉喝茶了。


他盯着合同首页那行“黄濑凉太于201X年XX月XX日至202X年XX月XX日担任本社签约作者dark king专属编辑一职……”笑得见牙不见眼,喝口盐当糖放的苦咖啡,美滋滋的砸吧砸吧嘴,真是香醇极了!


他给父亲打电话,惹来父亲排山倒海般的咆哮,他左耳进右耳出说要为文学事业献身直至太阳打西边出来为止,如期所料的迎来信用卡被冻结的结局。


黄濑毫不在意把手机一丢,抽出新发的工资卡,洋洋得意:小爷以后有工资花,怕个毛线球!


怕个毛线球的黄濑在报道前一晚吃完最后一桶泡面,半夜三点饿成一团黄毛球,他抖了抖还剩俩钢镚的钱夹,再把二十种不同种类的信用卡排列组合铺地上,痛哭流涕:我个傻逼,迫不及待跟死老头闹翻做咩啊!


作死啊!死党高尾在黄毛球即将呜呼哀哉化作死毛球前来救济时,如是说道,他手夹根烟一边抖烟灰一边看黄濑狼吞虎咽。


“我就搞不懂了,你一锦衣玉食的大少爷,好好的悠哉日子不过,跑来当个穷酸编辑,吃饱了撑的?一个月就那么点福泽渝吉,工作十个月才买的起你手上那块表!”


黄濑随手摘下手腕上限量版江诗丹顿递给他,“还你饭钱,看你穷酸那样,让带碗博多拉面,你倒好,给我带俩超市冷冻饭团,还特价的!”


“得了吧,哥现在比你富有多了,这表还是等你快饿死在路边时,拿去当了救命用吧!”高尾悠悠吐出一个烟圈,扒拉了下钱包:啧,去掉俩饭团钱还剩一千,真特么富可敌国啊。


黄濑麻溜解决掉饭团,登登登冲进书房再登登登回来,怀抱一大摞书,抽出最底层的一本,感慨,“想当年,我正处于人生低谷阶段……”


“傻逼中二阶段。”高尾纠正他。


黄濑白他一眼:闭嘴。


高尾耸肩,叼着烟假装侧耳倾听,黄濑翻开第一页,像是感悟人生哲理般缓缓道来:“那是一个深秋的雨夜,我在昏黄的路灯下徘徊,犹如站在人生岔路口,茫然无措时,偶然经过一家书店,如若那一刻我未曾推门而入,恐将与人生的指明灯擦肩而过……”


高尾抓着鸡皮疙瘩,“我说,咱能别那么酸么?”


“咳咳……”黄濑干咳两声,“不好意思,职业习惯。”


班还没上呢,职业习个鸟惯!


高尾当然不会把这番吐槽说出来,他已经无数次被迫听黄濑说与心中偶像dark king邂逅的美妙故事了。


含金汤匙出生的黄濑从小没受过啥挫折,国中毕业,将连锁超市开遍日本的老爸金手一挥,将其送去美利坚念书了,大少爷自我感觉那叫个良好啊,觉得自己这也行、那也行,足球部、棒球部、游泳部……任何活动参加个一两天就没劲儿了,无所事事、独孤求败间偶然读了一本名叫《暗夜独行》的书,书中那句“能赢我的只有我”的至理名言(在他看来)如醍醐灌顶般敲醒了他!


黄濑瞬觉如打开了新世界大门,感觉人生豁然开朗了!风驰电掣买张回国的机票,后腿一登踹飞老美say goodbye,谁也没说,偷偷报个高三生补习班。从来视念书如粪土的多金公子头一回认真学习起来,嘿,别说,还真有点悬梁刺股的架势。


半年后,接到老美小报告的父亲在放榜那天端了黄濑隐藏行迹的小窝,恨铁不成钢骂道:“老子送你去念MBA,你倒好,背着老子去念啥出版编辑,哈,你想干嘛,合着一家要为你把几百家连锁超市变出版社吗?!”


那敢情好啊!这样我就可以高价把大神签旗下了耶!


父亲震天动地的咆哮随着劳斯莱斯的远去隐没在天边,黄濑拖着行李箱,颇有上京北漂风范的蹲街角着录取通知书傻笑。


Dark 老师,我和你的距离又进了一步呢!


后来黄濑的公寓由花园洋房变成2DK,再由2DK变成1DK,最后变成现在这间集厨房、书房、卧室、客厅于一体的小单间;信用卡从50张缩减到20张,再到全被冻结,海常supermart董事长仍没拉回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儿子。


管他去死!老爷子一气之下令公司、家里,凡事能打进来的电话线屏蔽了来自黄濑凉太的信号波。


黄濑宁肯拉下脸皮投靠同样包里每一毛钱的死党,也要跟恶势力,不,家里死磕到底。


开玩笑,他和男神仅存的一咪咪距离,还有5小时39分钟零47秒就荡然无存了!


“所以,我能不坚持吗?”黄濑将书捂心口,面露期待的问高尾。


“哈……”高尾抽完最后一根烟,拍拍屁股站起来,除了才发生不久的冻结信用卡,剩下的事早听黄濑说过八百回了,耳朵都快起茧子了!在他看来,这哔哔哔哔能侃上一宿的血泪史总结起来就俩字:傻逼!!!附带三感叹号。


当然这话他没说,目的虽傻,不过比起那些十个里面有八个顶着留洋镀金的名号实则夜夜笙歌,回国继承家业继续挥金如土、坐吃山空的富二代,黄濑凭一腔热血去开创一番算不上富足的事业——真是好太多了。


临走前,他有些欣慰的给黄濑鼓劲,“加油……”顿了顿,补充一句,“不过你那大神据说不太好对付。”他虽然是个漫画编辑,还是隔壁出版社的漫画编辑,不过对drak king这尊常年在版税排行榜霸占鳌头的活佛,还是有所耳闻的。


黄濑以一种“这不废话吗?”的眼神回敬他:如果好对付,那还能叫大神吗?


确实,如果好对付,那还能叫大神吗?


等黄濑深刻领悟到这句话的真谛,已是一天之后了。


现在,东京时间9点50分,阴雨,温度25摄氏度。


新人编辑黄濑凉太正立于市中心一栋高级公寓的电梯里。


黄濑对着能当镜子用的反光铁皮整整领带,又顺了顺刘海,最后掏出一副黑框蓝底的平光眼镜戴上,那金灿灿明晃晃的闪亮形象瞬间多了几分文艺青年的忧郁气质。


很好!


他在心底给自己竖起大拇指,为自己不断向dark老师哲学书般的文学气质靠近而欣喜雀跃。


电梯在57层停下,发出“叮”的一声,黄濑走到68室,咽了咽口水,鼓起勇气,按下门铃。


唔——小心脏扑通扑通狂跳起来,黄濑幻想门开瞬间,dark老师如沐春风般对自己微笑。


那可真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呀!


恩,怎么没人?


大约过了三分钟,沉重的铁门纹丝未动。


黄濑又按了按门铃,三分钟过去,还是没人来应。


不对呀?今天是截稿日老师铁定在家啊!他想起出发前,主编目光怜悯的对他说,如果没人开门,你也不要灰心,每隔三分钟按一次,总会应的,青……老师这人除非特情况,否则一般都宅在家。末了,编辑部众人都以一种看似友善实则诡谲的微笑目送他走出大楼。


现下,黄濑没工夫去参透那些对他说“good luck”的同事微笑背后究竟藏什么含义,正按主编提示不屈不挠的按门铃。


三分钟过了,按一次。


又三分钟过了,再按一次。


下个三分钟也过了,还按一次。


……


就在第十八个三分钟准备过去时,门霍然开了,黄濑来不及躲避就和迎面袭来的铁门撞个正着,额角磕红好大一块,他捂着额头嘶嘶抽气,脑门突突抽痛的同时心下蓦然涌起一阵狂喜,若别人不知道,还以为他是个专职抖M!


他迅雷不及掩耳的拨开门,顾不上红肿的额头,带着几乎可以和天上太阳媲美,甚至有点傻气的笑容,激动难耐的道了声:“dark老师……”


激情挥洒出三分之一,而剩下的三分之二在看清眼前的情景时,即可腹死胎中。


“呃……dark老师呢?”黄濑望着眼前这个抱胸倚门框,燕窝下方一圈浓重的阴影,嘴里叼根慢慢燃烧的烟的男人问道,准确的说,是胆颤一下,有些怯生生的问道。


不是黄濑胆小,而是面前景象实在太恐怖!


屋里没开灯,只有幽幽亮光在模糊不清的远处闪耀,活似鬼火,而男人仿佛天生就有与黑色融为一体的能力,让黄濑几乎连轮廓都看不清,那双略微睁开的狭长眼睛正透露着审度的光芒,渗人得慌,如若不是鼻梁上架着副白边眼镜,黄濑差点误以为是《名侦探柯南》里的凶手!


“你是谁?”那黑影从黑暗中踏出两步,进入走廊的阳光中,黄濑这才看清那人长相,不由呼的长舒一口气。


吓死爹了!还以为碰上凶杀案呢!


见黄濑盯着自己发呆,那人不满的皱起眉,刀刻般分明的轮廓显得有些严肃,皱起的眉宇牵出一些类似量角器的细纹,暗青的头发支楞着,他不耐烦的挠挠头,眉头皱得更深了,突然一把抓过黄濑,咆哮道:“问你呢!”


黄濑冷不丁吓一跳,条件发射跳起,却发现自己禁锢在那人与门框之间,那人微微低下头,微眯着眼打量他,如果火气可以实体化,那现在必然有条喷火龙在那人头顶盘旋,还是黑色的!


黄濑露出一个尽可能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害怕的笑容,问道:“我……我是新来的编辑黄濑凉太,请问dark老师在吗?”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生怕对方下一秒就提刀砍人。


闻言,那人略微一怔,随即放开他,蓦然露出一个有些邪气的笑容,对他勾勾手指,“噢,原来你就是腹黑眼镜新招的编辑?进来吧。”


黄濑第一反应,笑起来还挺……帅。


黄濑第二反应,腹黑眼镜,主编吗?


黄濑第三反应,就是没有反应。


他心怀强烈的不祥预感,额角的黑线倍速增长的望着那个肩宽背直、背心沙滩裤、肌肉精壮、迅速融入到黑色中、与高贵优雅等文学字眼毫不沾边的背影,冷汗淋漓。


不会吧……这三个字在黄濑脑海如回音般来回碰撞。


此刻,屋内的灯啪一声打开了,那人回头见黄濑还傻愣在原地,不禁火冒三丈,吼道:“还不滚进来!”


黄濑被震得犹如回魂般惊醒,一步三晃摇到那人身边,仰头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问道:“dark……dark老师?”


那人以“你他妈有病是不是,明知故问!”的表情瞥他一眼,不耐烦的嗯了一声。


哐当,啪嚓,噼里啪啦——黄濑心里那尊白莲出淤泥而不染、高贵、神圣、连笑都犹如绵绵秋雨,让人回味无穷的男神雕塑崩塌了。


如果用一句话来形容黄濑此刻的心情,那便是——


忽如一夜冬风来,千树万树……雪花开。


TBC



EviL方小雨:

Coffee Time

想要逃离现实 

居住在咖啡店里的疯子 

愿风裁尘


出镜:Nsekai

摄影兼后期:EVIL方小雨


豆浆:

发现这只的头发半透明后就有了这样来一张的想法....

可惜把miku手里的灯忘记在妹妹家了,于是用米妮代替,除了链子太长居然无违和感

仔细看看,那种眼窝深陷的感觉是怎么拍出来的啊混蛋

Castle Mango:

冲田的记忆

加州清光:阿柴

大和守安定:龟田

这个一直忘记速报了,到现在已经是超慢报了吧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