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y u

“不让你逃走”【Free!】【CP:真遥】

流水纸。0:


*实打实的那个……!!!注意!!!黑化有。我第一次尝试认认真真的真遥那个!!乱写的不要揍我!起因是我病友想看真遥黑化的!然后今天官方正好准备逼死同人了!所以就有了这个水枪梗!不要抓我好吗!!


 


 


 


“所以,遥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吗?”


    “……什么你说?行了快放开我。”


    真琴没有回答,只是面对挣扎着想要爬起来的遥,他不动声色地压紧了手腕。


“那,我开动了。”


 


    真琴虽然力气很大,但是很少对遥做出出格举动,今天这样的反应,遥有些无所适从。


真琴掀开遥的衣服,轻轻地tian()弄,像是在品味什么上等的佳肴。遥心里并不清楚自己做了什么,但直觉告诉他,和今天去鲛柄和凛他们一起玩有关。


平日里两人其实并不缺少这样的亲密接触,只是每次真琴都非常温和,对遥向来百依百顺,现在的气氛,遥虽然没有感觉到太大的不习惯,但是却总觉心里有个疙瘩。于是,他伸手搂住真琴的脖子,凑上去,刚想开口询问,却不料,被真琴吻了个结实。


真琴的身上有刚洗完澡的清香。和遥用的海洋味沐浴露不同,他是非常清爽的薄荷香气。遥的鼻息里充满了对方的味道。真琴的吻非常深沉,似乎想通过这个亲吻,来表达自己对遥真实而确切的爱意。


“遥啊,”真琴伸出手抚开遥额前的头发,“遥真是太漂亮了。”


“真琴你……唔嗯……”开口发语却成了变了音色的呼喊,遥沉溺在真琴温柔却略带霸道的亲吻中,思维也如同搅乱的糖丝,融入水中,渐渐涣散了。


吻着遥的额头、鼻梁、脸颊和嘴唇,手上的动作也不停止。真琴直起身子,解开遥的衣服,手指在遥的敏感处悄悄打着旋。看着遥的轻微地chan抖了几下,真琴满意地笑笑,抬起头,眼中满是下午在学校露出的眼神。


遥感到自己的意识在清醒与迷茫中游移,目光汇上了真琴的双眸,他猛然像是想起了什么。


——不会让你逃走的哦,遥。


场景的切换仅仅在遥的脑海中浮现了一下,就被耳边真琴的chuan息声打破。遥转头看到,真琴亲吻着自己的锁骨,而自己的手腕,则是被牢牢地kun绑在了床头。


“真琴你……嗯……不要……你干什么啊……”遥从来没有哪次觉得,制服领带的质量那么好,牢到可以让自己难以挣脱。然而真琴的手不规矩的fu摸着遥的皮肤,让遥的喉咙里,难以抑制地发出shen()吟。


“当然是,不让你逃走啊。”真琴的笑容第一次让遥觉得恐惧,“遥下午的眼神和说的话,我到现在都忘记不了呢。”不着痕迹地褪下了遥的泳裤,细长的手指轻轻地上下安慰着遥已经反ying的地方,“真是难忘。光是想起了,”行动了一会儿,他忽然停下手,凑到遥的耳边,“我都想she了。”


遥听完这句话,竟然一下子放开了自己。真琴的脸上又浮现出那种令遥既熟悉又陌生的笑意,随后,便将手指深入了刚刚开始开放的花朵。


遥的身上染上了淡淡的粉红,意识也因为刚刚的释放而完全地脱离了自我。他躺在床上,微微抽搐,任人zai割。真琴停顿了一会儿,忽然chou出手指,抬起了遥的腰部,取而代之的,是真枪实弹。


“下午的水枪显然是不够啊,”真琴的脸上挂着笑,“我在想你会不会喜欢这样。”


“嗯……不……不要……要……”


“到底是要还是……不要呢?”动了几下,遥发出难nai的声音。真琴却忽然退了出来,“还是说,遥喜欢这个?”


那是一把绿色的水枪。是下午真琴使用的那一把!遥的眼中流露出茫然,随即化为惊慌失措。


真琴扣动扳机,枪内的水射击出来,流在遥的身上,积在遥的腹肌和腰窝里,冷冷的,让他打了个激灵。


“遥说,让我上。是遥自己说的啊。有水,是不是更加助兴。”真琴伸手,抚摸着遥的身体,并顺着他的腰线,揉着他的腿,“遥的腿好美,真是什么都比不过遥。”


“你……快点。”


“不行哦遥。”


“……变态。”


“嗯,你说什么?”


“变态。”遥努力抬起身子,靠近真琴耳边说着,忽然,他的脸上染上了一丝笑意,一字一顿地说,“可惜,我很喜欢。”


像是触发了什么机关一般,真琴猛地把遥按住,一把扯去了捆住遥的领带,于此同时,也将自己送入遥的体内。他听着遥一遍遍地喊着自己的名字,听着遥因为自己的chong撞而发出可爱的声音,他也深深地,在遥的里里外外,留下了自己的印记。


快要到达终点的时候,真琴让遥坐起身子,跨坐在自己腰间,遥明显地颤动了一下,但是真琴已经管不了那么多,看着遥满身都是自己留下的红印,目光早已涣散,眼角红红的。


“所以……遥知道……自己错了吗?”


“不……嗯……”


“哪里错了?”


“我……不要……”被困住的遥像一只找不到出路的小猫,满是惊慌,“我错了……”


他一笑,忽地狠狠一冲,遥终于是按捺不住,如同一朵白兰花般盛开。


他听着遥的声音,抚摸着遥的脸,轻轻地吻住已经瘫软的遥,额头抵着额头,在华芯内shi放了自己。


“真琴……唔……”


“嘘……这次,是我赢了。”


遥似乎还想反驳,却发现真琴的眼神已经变回平日里温和的模样,他转头看了看床边的水枪和领带,似乎一切都没出现过一般,唯有对方的温存是真实的。


 


“所以,遥知道自己错了吗?”


“我……真琴?”


真琴抱着遥:“以后在任何外人在场的情况下,都不许se诱我,无论什么理由,哪怕是为了胜负。因为,”他的忽然发出轻不可闻的一叹,“你的模样,只许我看到。”


遥往真琴的怀里蹭了蹭,没有再说,微微点头。只是,他没有看到,真琴忽然睁开眼,绿色的眼眸里,刹那间,暗潮汹涌,一如下午对着自己举起枪的那一刻。


——不会让你逃走了。


——好啊你上吧。

评论

热度(34)

  1. only u流水紙。0 转载了此文字
  2. bozi.6469流水紙。0 转载了此文字
  3. yellow_ling流水紙。0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