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y u

「周叶」掌纹08

扇下眠森:

*胡编瞎扯,玩命装逼


---------------------------------------------


 


周泽楷在这自制的微妙氛围中做完一套定时训练,手指都有些发僵。他退出训练程序回到默认桌面,亮度很足的屏幕里再也看不见叶修的脸,周泽楷盯着那片绿油油的草地愣了好一会儿,才慢吞吞转过头往后看。


叶修当然不可能还在盯着他看。


倒也不出周泽楷所料,叶修不仅没看他,还拎着那张纸单对着窗口,轻轻蹙着眉研究得很投入很仔细。周泽楷轻悄悄松了口气,他把电脑关上,站起身来。


“前辈,”周泽楷喊叶修,竖一根手指往上指,“上楼拿笔记。”


叶修把纸单放下回头,给他挥手:“哦,去吧,我这支笔快没墨了,你那有多的就给我带一支下来。”


周泽楷点头应下,他本来觉得浑身莫名其妙地不舒坦,可这会儿他和叶修一对上话,那种挠心尖尖的感觉突然又消失了,换回一腔轻松自如。一来一去都在这几分钟,这感觉还挺奇妙,像是湖面上的波纹,荡起来消散掉,消散之后又荡起来,不激烈却没法忽视掉。


周泽楷很有自知之明,叶修欣赏他,他当然察觉得到。不如说,叶修要是不欣赏他那才奇怪,倒不是自恋之类的,实力层次摆在那里,互相理解就像水到渠成那般自然。但叶修的态度更像是把他当做一个前途与实力兼备的优秀后辈,而不是更随和自然一层的,能顺手就来一场PK的朋友——当然也不能急求强求,他与叶修本身也不算熟,何况他性格安静内向,并不是能快速和人打成一片的类型。


但是,周泽楷却很喜欢叶修对他不多不少又恰到好处地提点与肯定。他不缺肯定,但他缺提点,叶修是有资格提点他,但叶修说什么做什么都十分随和自然。叶修就像是专门来照拂他,等他琢磨起来了又让他发现叶修其实更像是顺手来照拂他。


专门和顺手,其中滋味可差得远哈,偏偏叶修就能把这俩词完美糅合到一起,再“啪啪”两声拍到他身上。


周泽楷稳步走出叶修的房间,回身合上门,他在走廊上沉默地站了一会儿,然后安定无比地转去楼梯间。


 


下午三点半,叶修准时推门进去会议室,各位职业选手们都很自觉,来齐了排排坐吃果果,一个二个规规矩矩都抱着笔记本,乖得不得了。叶修一看很欣慰啊,他也懒得点名,直接走过去插U盘拷视频,然后从裤兜里摸出两张折成方块大小的信笺纸展开搁在桌面上。


“好了啊,现在我们就开始这个战术意识培养讲座吧,大家鼓掌欢迎。”


稀稀拉拉两三声“啪啪啪”响起来,坐在右侧第三个的黄少天保持着金三胖鼓掌的姿势拍得最久,这让叶修很是意外。


“今天大家的情绪很高涨嘛,不错,这样才有国家队的风骨。”叶修很满意地点头,“点名表扬一下黄少天同志,很好,继续发扬尊老精神,要保持住,争取发扬到国外去。”


“我是在给你加油打气,我知道你面对着我们这一群大神开讲座压力很大,”黄少天说着再拍了两巴掌,“我是在用掌声抚慰你紧张的心灵,抚慰你绷紧的神经。老叶不要怕,大胆地讲,放心地讲,勇敢地讲,我们不会嘲笑你的。”


“好的,真是架不住剑圣大大的热情。来,我有点疲惫,过来扶着我。“叶修很领情,他屈肘单手撑在桌面上,压低身子像是要趴到桌子上去,还把另一只手往前伸,这动作把大家都看得有些愣,看看看叶修又开始赖皮了一点都不正经一点都不可爱。可这边黄少天的反击还没有脱口,周泽楷已经用惊人的行动力补救上。


周泽楷把笔递过去塞进叶修手里,叶修“咦”了一声,收回手撑着身子站直。他夸周泽楷:“小周真懂我。”然后他教育黄少天,“你刚刚说的尊老根本没有做到,真没意思。”


原来他是拿笔啊,所有人想,拿个笔都这样迂回,今天一定要好好听好好做笔记。


 


“好了不多扯,都严肃点。”叶修配合着他说的话摆出严肃点的表情,他把投影仪的白布放下来,接上笔记本电脑的数据线,“首先明确一下今天的主题,战术意识培养。我觉得在座的各位都不需要再培养战术意识了,所以这一段直接跳过,我们讲重点。”


黄少天张了张嘴,他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反驳好,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连黄少天都还闭着嘴,他们更说不出话。


叶修浑然不觉,他用小指尖将桌面上那两张纸扒拉过来,继续往下说:“但是话题依旧围绕着战术两个字展开,首先我相信研究过比赛视频的同志们应该不难发现,此次参赛的十六个国家当中,主要凸显出以战术打法为核心重点的队伍分别有瑞典,德国,韩国,日本和丹麦。”


这确实不难看出,但众选手拿到资料视频也不过才一天,当然就没有早了三五天开始研究视频的叶修梳理得透彻。叶修的每句话都不多余,会为他们省时省力。


“当然啊,我说的这几个是典型,其他的当然也有,先不赘述。”叶修说着打开一个文本文档往里面输入几串数字,“这几个编号的视频你们可以回去看看,结合今天讨论的内容看应该会比较有意思。”


“德国队的荣耀竞技风格精准有韧劲,这种严谨作风使得队伍对战术执行得非常到位。”喻文州作为队长显然是十二万分地准备充足,他适时接上叶修的话,“韩国队操作强,技术流,日本稍逊一筹,但是看得出在职业配合上下了狠功夫,变化很灵活。”


“剩下的瑞典和丹麦在西欧电竞圈可都是巨巨啊,随便哪一段的视频资料都可圈可点,我这里还是不多提,给个方向大家回去抱着屏幕看就明白了。”叶修简单地宏观铺垫过这一截,开始头也不回地奔着富有哲学的话题而去,“然后我要引出今天的论点,关于这个战略文化差异问题,要如何运用到现有战术中去。”


一时间众人的表情都有点凝重,大概是都没见过叶修这么时髦的模样。像孙翔唐昊这一类已经有点被拆三观的迹象,但幸亏其他人战术素养都不是很缺,尤其几个心脏更是不缺。


“战略文化差异?”喻文州思索了下,“既然是文化差异,那就是宏观上看得见的。从各国电竞行业总结出特点也不算难,欧洲超级联赛上这几个靠吃战术立足的队伍间是如何互相对付的,我们可以学习借鉴。”


“可以,”周泽楷冷不丁冒一句,“考虑兼容。”


“兼容?”肖时钦接话,“周队的意思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周泽楷似乎是想补充点什么,结果究竟是啥也没说出来。喻文州接过话题,“这当然可行。在这其中还可以加入创新思路,延长可持续性。毕竟中国队某种意义上也是新队,不愁没有新亮点新打法。”


“这话说的是没错,我对你们很有信心啊。”叶修点头,“新队永远拥有无限可能,每一个队员的每一次配合都是一个战略层次,而战略各层次与战略文化的互相渗透——”他看一眼周泽楷,“也就是小周说的兼容,这种兼容必须将思路贯穿全局,才能影响全局。”


“原来周队是这个意思。这个我们管它叫‘战略协调的可能性’。”张新杰说,“没想到叶队会看《经略幽燕》这类书,有点意外。”


“也就翻翻睡前故事的程度。”叶修毫不谦虚,“这样细化出来,就是要确立多个战略层次的问题了。今天就以配合攻坚手的战术思路展开讨论吧,听不懂想睡觉的小伙伴们可以打起精神了,就说你呢,轮回的孙翔小朋友。”


叶修这话落地,孙翔还没反应过来,周泽楷却明白了叶修的意思。他与孙翔一远一近的长线贯纵战术,不就是叶修玩儿剩下的吗,攻坚手要说谁也不能漏了孙翔,只是单这一个断然是不够的,还得再加。


果然叶修就接着说了:“唐队也可以多注意这个点,试着和孙翔打配合,多磨合一下。”


这时肖时钦的眼镜就“哗啦”反了一片光:“老实说,两个强势的攻坚手,也是影子战法的一种变形。战法和流氓的配合,节奏会走得非常快,如果后方部署得好,也不会头重脚轻,由此就可以建立一种以战术为核心,而不是选手为核心的队伍。”


“这个想法很新颖。”喻文州肯定道,“如果前后方配合得当,变化会很灵活。”


“这不有沐橙和小周呢嘛!”叶修伸手过来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还问一句,“是吧?”


周泽楷用招牌腼腆笑容点头回应,表示他很靠得住。叶修现在提出讨论的战术体系并不是以他为核心展开的,而神枪这职业作为一个策应手老本行,会让他更加流畅自如地去配合队友,完善战局。


“这样一来,如果再有黄副队周旋诱敌或者肖队从中润滑……”张新杰接话,“就是个典型的纵深防御战术最佳标配了。”


“纵深防御?”肖时钦面露喜色拿笔埋头写,“这个思路很好,我得记下来。”


“文化人的世界真可怕。”叶修感慨,“纵深防御?怎么不说张嘴吃肉让肉慢慢消化在前往胃的路上?这样不是生动形象得多。”


“前往胃的路上?老叶你是说食道吗?哈哈傻了吧食道没有消化功能啊!”黄少天终于逮到一个嘲讽叶修的机会,“攻坚手撕开战局吸引注意,我来卖破绽诱敌深入,加上BUG一样的后方策应,然后不动声色吞掉敌人是吗!哈哈哈哈哈哈好好好,爽爽爽!”


不得不说黄少天的理解能力非常出色,去繁就简简单粗暴把道理理得很顺。这句话听起来简单,要真实施起来却可暗藏万千杀机。周泽楷快速地消化理解,也拿起笔分条逐列地记着。叶修并没有直接把他的战术思路摆出来讲,而是一条一条牵着话题往下挖掘,顺理成章水到渠成地把整个战局走向剖开摊在桌面上让大家讨论完善,既能加深理解又可裨补阙漏,这样的深思熟虑与细致周到,让周泽楷在心底赞叹,由此对叶修的尊敬更上一个台阶。


再来,叶修也能够很清晰明确地理解他的思路。这一点很神奇,在与兴欣对战的时候他就有所体会,和江波涛不同,江波涛可以靠眼神和字句不多的讲解,来理解周泽楷想要表达的“这一段”的想法,而叶修就能直接靠两三个关键词摸清楚他的“全段”思路,这种沟通的畅快感甚至可以称得上是酣畅淋漓,多了那是会上瘾的。


 


一个战术小讲座最终发展成了战术研讨大会,众人你一句我一句讲得很欢,十分钟之内第二天第三天乃至第五天的自主训练时间计划表就已经被排满。


脑力劳动消耗大了人就容易感到饥饿,时间也差不多滑溜到了晚餐时间。这回叶修可学聪明了,他把新整理出来的视频资料放在桌上那台电脑的桌面文件夹里,招呼着人过来排队拷回去看,然后甩手拔出U盘就悠闲地往门口走,看架势是要去享受餐厅的第一份晚饭。


声东击西调虎离山,把周泽楷看得笑起来。叶修似乎有所察觉,他转过头来盯着周泽楷,非常大方:“小周要不要一起?”


周泽楷点头,然后又摇头,把手里的U盘拎起来给叶修看。


“哎,不急,晚上来我房间拷呗。”叶修帮他铺好后路,“正好我还有个想法想和你讨论讨论,方便吗?”


周泽楷闻言立刻把U盘揣回兜里,勤快地帮叶修开门,一边特别诚恳地回答叶修。


“方便。”


 


 晚饭过后,叶修径直回房间,周泽楷去楼下转了两圈上来,敲开门再次遭遇了刚洗完澡热气腾腾的叶修。


“小周随便坐吧。”叶修指一下沙发又指一下电脑面前的座椅,给周泽楷指明了“随便坐”的方向,“刚刚给你说的有个新思路,我们来讨论下。”


那种挠心尖尖的感觉又缠上来了,周泽楷抿了抿唇,看着叶修坐在了电脑面前。他走过去坐在稍远的一点的沙发上,安静地等着叶修开口。


叶修也不卖关子,开门见山:“今天谈到的纵深防御,战法加流氓,神枪加枪炮师,这样的双近战双远程策应,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周泽楷认真想了下,回答:“屏风炮。”


“对,就是屏风炮。”叶修点头,和聪明人讲话就是省时省力,“这个打法,重点在枪炮师,神枪的射程有限制,但这一点不是缺陷,反而可以加以利用。尤其是对于你。”


周泽楷立刻顺着叶修的话开始思考,叶修也没催他。周泽楷想得很快,但他表达起来比较慢,叶修对周泽楷的嘴速表示全方位的理解与体谅。


“嗯……”周泽楷开口了,“炮飞矛,枪体术?”


叶修一拍桌子,立刻表扬周泽楷,“小周太上道儿了,怎么样?这样用起来一准吓死他们。”


这儿要是有第三个人听他俩说话一定得高呼呐喊“瞎扯”,前后文完全没联系,天马行空乱蹦专业名词,根本不晓得在瞎掰什么。


实际上道理很简单,炮飞矛有点类似百花式打法,枪炮师用火力掩护战法行动,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但如果把其中的这个战斗法师换成神枪手,尤其是枪体术登峰造极的神枪手,效果将会十分可观——不管是近处或是远处,攻击力都会无法想象的强。尤其是这种打法可以很好地掩盖住神枪手的缺陷,毕竟游戏设定不可逆,枪体术再屌的神枪也不能一直在近战职业的位置上蹦跶。有效的火力掩盖,能将周泽楷神不知鬼不觉地送进第一线,也能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地将周泽楷撤往最恰当合适的射击点。


确实是个非常有趣的想法,周泽楷承认,但他马上意识到了缺陷:“如果,枪炮师被限制?”


叶修点头:“这是最大的隐患,目前最合适的解决方法是:一,保住枪炮师;二,干脆点,就放你去吓吓他们吧。”


“……”好有道理,周泽楷觉得无法反驳。


 


TBC.

评论

热度(212)